朝鲜经济洗牌致中国商人巨亏

与张成泽合作企业损失上亿元,边贸公司业绩下滑30%。

中朝边境城市丹东,商人们正经历着生意场的低谷。2013年增长8.66%后,中国对朝鲜进出口总值截至今年11月,同比下降2.8%。王成鹏的感受甚于统计数字。他的公司专注于对朝贸易,今年业绩下滑30%,同业者中却不算差。

这与朝鲜的政治变动不无关系,肃清张成泽后,朝鲜经济领域正经历洗牌。此外,2014年,朝鲜多次传出二号人物变动,金正恩连续40余天未公开现身也引发猜测。丹东,又一次成为一窥朝鲜的窗口。

张成泽落马殃及中国商人

在60岁的年纪,朴承宇(化名)面临着将生意推倒重来。

朴承宇父亲是中国人,因战事前往朝鲜。1950年代,朴承宇在朝鲜出生,后返回中国,并保留了朝鲜身份,被称作朝侨。在丹东,最早与朝鲜人做生意的有两类人,一类是货运代理,一类便是朝侨。

朝侨身份为朴承宇进出朝鲜提供便利,他从小额贸易开始,直至跻身丹东最早与朝鲜胜利贸易会社合作的商人之列。

胜利会社在朝鲜势力显赫,军方背景深厚,被认为是朝鲜前二号人物张成泽的势力范围。张成泽风格以改革和亲华著称,主持朝鲜经济期间,力推中朝共管的罗先经贸区和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并向国际资本开放采矿权。胜利会社下辖10余分社,涉及采矿、石油、捕捞等诸多行业,在朝鲜对外合作中扮演关键角色。

朴承宇与胜利会社的合作正是在朝鲜进行金矿开采,资金、设备均由朴承宇承担,开采获益与朝方分享。

2013年12月,朝鲜突然宣布处决张成泽,令朴承宇措手不及。朴承宇有亲人从事朝鲜学术研究,但“高层动荡(的消息)掌控不到”。朴承宇称,张成泽遭处理,胜利会社迅速受到波及。鸿达贸易公司总经理王成鹏称,“胜利会社的牌子用不了了。”

今年以来,朴承宇的金矿“赔得不像样”,矿区停工,设备运不回来。在丹东一侧,朴承宇在新鸭绿江大桥附近投资的房产“几乎失去了希望”。作为中朝陆路贸易的新通道,新鸭绿江大桥与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同期推进,原计划在今年年内落成,但目前,朝方一侧几无动工迹象。

不只朴承宇,与胜利会社合作的商人们都受到波及。一位山东商人前期投入金矿数千万元,目前处于停工状态,合作难以为继。丹东另一企业与胜利会社在采矿、捕捞、酒店等诸多行业合作,损失很大,生意场的口口相传中,损失规模或达上亿元。

洗牌不仅局限在胜利会社,在张成泽时期得势的商社领导,也多遭更换。

今年3月,郭立志(化名)的合营企业遭到了朝鲜政府的解散。由于仍抱有恢复工厂生产的愿望,郭立志不愿公开其从事的行业。在朝鲜,这一行业只有两三家大型企业,产品依赖进口。中国对朝鲜出口中,该行业产品每年占据很大份额。

郭立志原本认为,其投资项目对技术要求高,启动之初,朝鲜劳动党党报《劳动新闻》还曾进行报道,遭到朝鲜方面违约的可能性较小。但合营投资委员会方面告知郭立志,合营企业达不到开办标准,予以解散。

前后七年,郭立志投入项目超过千万元,他不甘心放弃,“时间没有了,我今年61了,多好的时候都给我耽误了!这是巨大的损失,用钱买不到。”

朝鲜经济洗牌致中国商人巨亏

国际制裁致朝鲜现金流短缺

尽管不在朝鲜投资实业,贸易商们仍能感到来自经济领域洗牌的压力。王成鹏创办鸿达贸易公司已经12年,2014年上半年,公司业绩比去年下滑30%,是这些年来最低迷的时候。在同业者中,王成鹏的遭遇并不算最差,“下降有40%,这是平均的。”

从平壤至丹东的国际列车像以往一样,不断地将商社领导送过国界。来自朝鲜的贸易订单并不比往年少,统计数据来看,丹东上半年对朝鲜出口额达到33.1亿元,有7.5%的增长。但丹东的贸易商们习惯于为朝鲜垫付资金,或者同意朝鲜用原材料或其他物资来进行易货结算。王成鹏感到,朝鲜方面的支付能力明显下降。同期丹东从朝鲜进口额为19.7亿元,下降29.9%。这意味着,朝鲜方面用货物结算的能力也大幅度下降。

2013年3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2094次决议。这一决议对朝鲜金融业对外合作态度强硬,银行业实体以及非法的大量现金转账被列入制裁范围。中国一改往日态度,支持制裁,今年以来,中国对朝鲜的石油出口持续在低水平,加剧了朝鲜的能源缺口。

辽宁省社科院朝鲜韩国研究中心原主任吕超分析,经济制裁与其国内经济领域领导人物更换的影响叠加,造成了朝鲜现金流明显减少。再者,朝鲜出口中煤炭份额较大,煤炭价格下跌,也影响着朝鲜的外汇收入。

王成鹏称,朝鲜缺钱会影响贸易商的信心,接订单和垫付资金都更为谨慎。但他对未来仍旧乐观。朝鲜是计划经济,每年2、3月份制定全年预算,“一般来讲,资金能满足全年计划。”尽管今年下滑已成定局,但朝鲜可能在下一年把缺口补上。

尽管仍然强调先军政治,并强硬坚持开发核武器,但王成鹏和朴承宇都能感觉到,金正恩上台以来,朝鲜比以往重视发展与人民生活相关的产业,“塑料制品、纺织品单子更多了。”朝鲜学者李恩姬撰文称,“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大力发展农业和轻工业。”

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刘红也认为,金正恩上台后,弱化先军政治,强化经济改革。2012年,金正恩的152次视察中,军事视察占43%,经济相关的视察占6%,而2013年的229次视察中,前者下降1%,后者上升了5%。

吕超称,朝鲜发展经济,对外需求会持续增长。

王成鹏对未来并不十分担忧,翻看2000年以来的中朝贸易,每逢低谷,第二年的贸易额总会反弹。朝鲜虽然正不断寻求韩国、东南亚市场,但其经济对于中国的依赖在2013年超过89%。王成鹏觉得,只要政局不产生剧烈震荡,朝鲜要发展,市场一定越来越大。

朝鲜经济洗牌致中国商人巨亏

劳务派遣功勋艺术家

在丹东,2009年起,朝鲜务工人员迅速增加,3年里,登记在册的务工人员由141人,增加至676人,占持有就业证外国人的80%以上。此外,未登记在册的朝鲜劳务人员数量也不可忽视,丹东曾出现为朝鲜务工人员制作假证的事件。

出口疲软时,劳务输出是朝鲜赚取外汇的重要途径。

朝鲜劳务派遣中,广为人知的是餐厅服务员和服装厂员工。她们以女性为主,来自平壤,统一培训之后送往中国,合同期满返回朝鲜。但在2011年之后,朝鲜开始对外派遣艺术家为雇主工作。

工厂项目停滞后,郭立志将目光投向朝鲜艺术品市场,试图分一杯羹。朝鲜国内波动,恰恰没有波及文化领域。

紫诏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林宝琴,春天仍旧前往朝鲜挑选艺术家。在朝鲜,喜爱艺术的人进入艺术学校学习,成为艺术家。根据学历不同,艺术家被分为六级,并有机会获得“人民”和“功勋”称号,前者是朝鲜艺术界的最高荣誉。

林宝琴介绍,艺术家在创作社工作,属于工人阶级,劳动党的万寿台创作社、人民军的白虎创作社和文化省的中央创作社等是规模较大的创作社。

在林宝琴到来时,创作社会为她推举艺术家。林宝琴一般选中十来个人,与创作社签订合同,艺术家由团长带队,前往林宝琴位于中国的创作基地作画,林宝琴负责艺术家在中国的生活费用。在接下来的五个月里,艺术家们按照要求的数量,进行封闭创作。有的中方公司会为他们指定题材,或者冒名受欢迎的作者进行创作。

朝鲜艺术家的作品多是风景画,价格不贵,一般尺寸的油画,只能卖七八百。艺术家级别高、画作尺寸大,画作越值钱,不过高价一般也不超过2万元。但是,如果这是一幅“主体画”,那么,它可能价值连城。因为,它的主题是宣传主体思想,并被禁止出境。在创作基地,朝鲜艺术家们并不敢画“主体画”,它们出现在艺术品市场上,更多来自于贸易商们的“私下夹带”。

林宝琴签约过100多位艺术家,但她无法与他们交流,一切对外事务,均由团长负责。艺术家们完成创作,林宝琴按照合同金额向创作社支付报酬,创作社向艺术家支付工资,林宝琴每年支付合同金额在30万美元左右。艺术家返回朝鲜,再无联系。对朝鲜来说,这笔外汇收入并不少,因为几乎没有成本。

目前,朝鲜画作并不是个赚大钱的生意,林宝琴说“都存在画上了”,指望将来升值,只有弄明白了朝鲜,才能把这门生意做明白。                                               

文|张晗 主编|张鹭

人气作者

扫一扫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