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文|胡馨以 

每年两会都会成为一个时装秀场。民族服装、奢侈新品、旗袍中山等款式,林林总总,争奇斗艳。当然,最常见的还是西服,尤其是每年两会的主席台上,90%以上都是黑压压的西服。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这是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常识,但你也许偶尔会发现,出现在中国政坛的西服,并非一成不变,尤其是中国领导人和英美领导人站在一块时,包裹身形的西服尤为与众不同。如下图: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2013年,奥巴马在加州会见习近平。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2000年,江泽民在文莱会见克林顿

和身边的美国总统对比,很容易发现,习近平、江泽民身上的西服并不“合身”,似乎总是“大一码”。

什么是“合身”的西服呢,我们用一张图来解释——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以上图标准为准绳,来测量两届政治局常委的西服,也会有一些新发现。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2013年,走进全国人大会场前西装革履的领导人

大部分西服袖口没有露出衬衫,小部分甚至快抵进了虎口,如贾庆林,习近平。合身的西服一般要求双手自然下垂时,衣长位于大拇指之间,这一点上,上图的所有西服都偏大了。

其实,观察早年的中山服,同样会发现衣不合身的情况。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1935年,蒋介石“三省剿匪指挥部”,他亲赴宁夏,在总指挥马鸿宾就职典礼时阅兵。蒋介石身着的中山装,袖口肥大,带有浓厚的长袍袖衣风格。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1939年,毛泽东在抗大成立三周年纪念大会上讲话,衣服袖子太长要挽了两卷才行。

如果简单归纳共产主义中国建国后的官方礼服史,会发现中国领导人的服饰经历了一个奇妙的演变,其最终的结果,就是你所看到的“大一码”现象。这篇文章,我们试图对此进行一个有趣的梳理。

从中山装到毛装

中山服诞生于青黄不接之际。

中华民国建国后,长袍马褂作为旧制的代表一统中国的状况亟待改革。1912年7月参议院公布了男女礼服,男礼服分为多类,有大礼服和常礼服之分,这两种又各分为昼晚两式,总的来说分为两大类,一是全盘照搬西服,二依然是中国的长袍马褂。前者代表了中国对世界的认同,后者仍显示了中国的本土传统特征。此时是个中西混合的时机,全国上下服饰“一片混乱”,北京打鼓段子《劝妻》里形容“有了头发穿件长衫戴顶洋帽的,也有秃着头穿洋装的”。末代皇帝溥仪在婚礼上甚至穿上西服,还戴了鸭舌帽,令他的洋教室庄士敦大为惊讶。

如此尴尬的境况下,中山服诞生了。中山服有对襟式的五个纽扣,领为翻折式小立领,衣前上部左右各一笑贴袋,下部左右各一胖体大贴袋,四个口袋均有袋盖,袖与衣身分裁,袖端各有纽扣三粒。中山服的造型有西装的大方、干练,也多了中装的内向、持重。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就像中山服的名称一样,这类服装的每一粒纽扣,每一个口袋都有其政治含义

中山服很快在全国风靡,中国共产党也跟上了这股潮流。

1929年2月,朱毛会师后的红四军在长汀成立的红军临时被服厂,缝制了4000套灰色军服。军服的样式由毛泽东、朱德、陈毅亲自审定。新的军服上衣采用了中山服样式,材质为棉平布。上衣两个上贴袋,领口缀红布领章,领章上绣一圈黑边为悼念列宁逝世5周年;裤子为普通样式,配绑腿;军帽为八角形,缀红布五星帽徽。这是红军首次在一个军的范围内有了统一的服装。朱德曾说,这是红军第一批正规的军服。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油画中的红军军服

就毛泽东个人而言,脱掉青年时期的长袍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是穿着此类棉平布中山装式军装。直到1945年,毛泽东罕见地穿上了相对规整的中山装赴往重庆,此行的目的是签订《双十协定》。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1945年,毛泽东与蒋介石身着同款中山装与西装革履的美国大使赫尔利在重庆合影

照片里赫尔利的西装非常合身,衬衫露出西服袖口一厘米,相比较,毛泽东与蒋介石的中山服偏大,毛泽东的袖子甚至遮住了手背。

关于当时的同款中山装,后来的电影《建国大业》有这样一段台词——

记者:“我是中央日报的记者,我注意到今天两位都穿着中山装,那在今天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里,一样的着装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蒋:“中山装,是民国政府公务人员的正式着装,中正,身为国府主席,今天是代表政府,迎候毛先生莅临陪都,自然要穿中山装以显庄重。”

记者:“请问毛先生,你也是同样的原因吗?”

毛:“原因很简单,委员长和我都是中山先生的弟子,国共两党继承的是中山先生民主革命的衣钵,同宗同源,存续相依,中山先生的传人都穿中山装,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1949年,毛泽东在开国典礼上,也选择了中山装作为礼服。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1949年开国大典上,毛泽东也穿的是标准款中山装

建国以后,毛泽东衣装逐渐形成独特的审美风格。将毛泽东的照片放在一起,很容易归纳出一些特点。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可以发现,毛泽东偏爱松垮的裤子,喜欢穿宽松的白衬衫,以及比较宽大的深灰色中山装。

毛泽东穿着传统中山服的情况持续到了1956年中共八大召开前,彼时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次代表大会作了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认为要以苏联为鉴,独立思考中国的道路,同样要独立塑造的还有可以发出信号的领导人着装。

接下这个任务的是来自“上海滩”的红帮裁缝。红帮裁缝原为奉帮裁缝,特指浙江宁波奉化籍的裁缝,因为他们多为“红毛人”服务,所以他们广为传播的名字是“红帮裁缝”。

以田阿桐为代表的12名服装技师来到北京,为即将到来的中共八大上领导人的形象赶制新鲜服装。

在当时,这个任务还是国家机密,同样被重点保护的,还有毛泽东的安全。正因此,这个需要尺子近身量体的工作只能在五米开外目测,事后毛泽东高度评价,裁缝田阿桐的这次目测成功了。

田阿桐根据毛泽东的宽大脸庞,魁梧身材,重新设计了中山装。他将传统中山装的小领加宽变尖,并根据毛泽东脖子特点,将领口增开到46公分。此外,为了突出毛泽东的伟岸挺拔,他还将上衣前阔及后背做得稍宽,后片比前片略长,垫肩稍稍上翘,中腰稍凹陷,袖笼也略有提高。整体来说,改造后的中山装依然延续了毛泽东钟爱的宽松款式。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1958,中共八大上的毛泽东

毛泽东身着改良后的中山装亮相八大,受到了海内外的的瞩目,根据毛泽东身形改良后的中山装被赋予了一个新的名字——“毛装”(Mao suit)。

对于红帮裁缝来说,为中共八大服饰形象改造的成功铺垫了他们为中共领导人的制衣之路。他们从中南海搬到东交民巷,成立了红都公司,此后的59年,这些红帮裁缝都是中共领导人的制衣首选。

红帮裁缝是由制作长袍马褂的本帮裁缝发展而来的。这帮裁缝深谙平面化的中式服装裁剪技术,也擅长操剪中山装、西装。因此他们能够得心应手地中共领导人此后的着装变迁,从红帮的手艺流传上来说,他们的制衣风格恰好和领导人对着衣宽松的需求不谋而合。

红帮擅长裁剪宽松的衣服要从中国的传统说起。

传统中国文化里,儒家倡导服装要“约之以礼”,穿衣讲究的是道德规范,着装不是个性的选择,要求不能显现体形,更不能裸露,不显现体形的中国传统服装大多造型宽松,始终保持在“宽衣博带”的范畴内,由此服装造型师平面的,衣身和袖是一个整体。

传统衣服的袖子一般都会大大超出手的长度,关于袖子的成语有:拂袖而去、满袖春风、长袖善舞……都会强调袖子的敞阔一面。

从中山服到毛装再到西装,本帮裁缝出身的红帮裁缝学会了如何在西式礼服上融汇传统中国的审美情趣。

中式服装款式其成衣效果是平面的,衣身与袖子连为一体,结构上是平面的拼接,前后衣片基本相同,无省道,衣片结构简单,成衣效果宽松,松量主要分配在人体两侧。西式服装款式其成衣效果是立体的,衣身与袖子结构也是立体的组合,有省道和肩斜线,衣身前后片结构各异,衣身、袖窿、袖子、领口、领子相关部位是立体组合关系,结构复杂,成衣效果合体,松量围绕人体四周分配基本均匀。

1933年,中国有了第一本系统的讲述西服剪裁理论的专著《西服裁剪指南》,出自东赴日本学艺20年之久的红帮裁缝顾天云之手。此书中所介绍的服装裁剪方法颇得西洋裁剪之法,如:划裁剪图的先后次序、相关衣片的构成型态,分数计算公式、角尺引用,特别是袖子的结构方法和袖片形状几乎与西洋裁剪技术同出一辙。从这些相同的方面看,《西服裁剪指南》更似一本译著。这是顾天云在国外廿年对西洋裁剪方法的学习引用所致。但是从衣片结构关系看,顾天云在《西服裁剪指南》中介绍的方法又是结合了中国人的实际,如整个衣身放宽、下摆加大,这是适应中国人着装宽松的习惯。再如后片肩线变斜、前胸下无腰省、配领子在领口上划制等变化,以适应当时国内西服垫肩减薄、腰身宽松、领口与颈部吻合等因素的变化。

顾天云的《西服裁剪指南》发行以后,影响颇大,成了这一时期西服裁剪学校的专用教材,顾天云自己作为教育骨干,培养出了大批红帮传人。

被改造的西服

对于中共领导人来说,建国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西服都是禁忌,是资本主义的代表,唯一的例外,是参加外交工作的领导人。早在1954年,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上就穿上了白色西装。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1954年,参加日内瓦会议的周恩来

70年代后,外交部的出访官员都会被要求备上西装,上飞机前除了检查护照和机票,还会查看是否携带一身西装。熊可嘉西服的创始人熊先生在1996年曾观摩外交部礼宾司《外交官着装规范》,据他回忆,外交部要求西服必须宽大,标准是西服里面能穿两件毛衣,一条保暖裤,一条毛裤。

那时,西服对于外交官员来说也只是身在域外的着装,回到中国便需要立刻脱下。到了80年代,西服在中国才真正开始流行,这离不开胡耀邦的推广。

1981年,田阿桐师傅开始为胡耀邦制作西服。红都西服技师高黎明回忆,胡耀邦总书记是第一位请红都制作西服的中央最高领导人。红都技师为中央领导人制作的西服,通常采用平驳领、前襟两粒单排扣,显得干练庄重。

两会上的领导人,穿的真的是西服吗?


1983年2月,胡耀邦与深圳市委、市政府同志座谈。他问道,“你们穿的衣服怎么还是老样子?我赞成你们穿西装,因为你们要同外商打交道。”时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的任仲夷笑着说,“耀邦同志你先带个头穿西装,我们才没有顾虑,胆子才会壮起来。”胡耀邦则回答,下次来深圳一定穿西装。

1983年6月2日,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的郝建秀致信轻工业部部长杨波,提出要“提倡穿西装、两用衫、裙子、旗袍”。后来,中央领导人带头穿新式的双排扣西装,在国内外引起极大关注。伴随着1984年共和国35周年庆典之际,一场“西装热”像风一样吹遍中国,1984年西装市场甚至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这一波“西装热”的广度远远超过了民国时期的西服热,从高层领导人、电视台播音员到平民百姓都选择穿西装。

到了1988年,据《中国服装》杂志社报道,中共十三届一中全会全体政治局常委都穿上了西服。从这个时候直到今天,西服不仅成为中国社会各阶层、各行业的首选礼服,也成功地被中国裁缝所改造,发展出了独特的红色剪裁美学。

人气作者

扫一扫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