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新宇少将的不完全书单

钟爱哲学、历史,曾向记者推荐黑格尔、费尔巴哈。

网易《热观察》文|柯尚

3月3日,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开幕,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战略研究部副部长毛新宇少将读书的照片引人注目。

毛新宇少将的不完全书单


会前,他端坐于席位上,手捧《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文明思想及其中国实践研究》一书。他躬身前倾,一边看,一边用钢笔作批注。

据介绍,该书研究了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文明思想及其对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实践的指导意义,比较分析了苏联传统社会主义、西方生态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人的生态理论与实践以及历史经验教训,并联系中国实际,阐述了十八大部署的生态文明建设战略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毛新宇少将的不完全书单


今年两会上,毛新宇的提案中亦有一项与北京的生态环境有关。据公开报道,毛新宇当全国政协委员的八年来,七成提案皆与生态环境有关。

作为毛泽东唯一的嫡孙,毛新宇有着诸多和他爷爷相似的喜好——游泳、爬山、赏雪、读书。

写过朱元璋传记

毛新宇的读书涉猎广泛,涉及政治、哲学、历史等诸多方面。接受采访时,他曾向记者们推荐黑格尔、费尔巴哈、《资本论》、《矛盾论》。

2014年“两会”期间,毛新宇曾到建银宾馆大堂的售书处选书,并请书店工作人员帮他买一本《自然辩证法》。他还买过《之江新语》。

毛新宇曾在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读书,之后进入中共中央党校攻读党史专业,1995年获得硕士学位。毛新宇从小就酷爱历史与文学,特别喜欢看古典小说、历史剧和古典诗词,常以吟诗遣句为乐。

中学时,在所有课程里,他对历史兴趣最大,成绩也最好。毛新宇曾在作文里,自编过朱元璋的故事《晨昏钟》,也写过《论荆轲》。朗诵岳飞的《满江红·怒发冲冠》,是他在联欢会上的保留节目。

毛新宇少将的不完全书单


选择历史专业,是母亲邵华帮他确定的。“从小背古诗,听古诗,开始对历史感兴趣。长大了,知道历史是对人类以往经验的总结,是人类智慧的最好结晶。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里面有许多规律性的东西”,所以毛新宇说,“我想要学习历史”。

大学期间,毛新宇利用课余时间,写过一本朱元璋的传记《乞丐皇帝》。1995年,由他编写的《朱元璋研究》一书出版,收集了他大学期间的22篇论文。关于此书的一则介绍说,该书“对明代社会之诸多方面进行了深入的剖析,显示了作者广阔的学术视野和扎实的史料功底,是一部难得的史学著作”。

毛新宇少将的不完全书单


最不喜欢“某些美国人”写的书

当然,他读的最多的是毛泽东著作,以及别人研究毛泽东的著作。《矛盾论》和《实践论》,是毛新宇最喜欢的毛泽东的两部哲学著作。他说,“哲学与军事,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方面”。

毛新宇少将的不完全书单


为了做学术,毛新宇称,自己几乎阅读了全部毛泽东公开发表的军事著作,未发表的军事电报也看过一些。他认为,“毛泽东军事思想,是座挖不完的金山”。而在十几年的职业生涯中,毛新宇认为,他最重要的成果之一,是参与编撰了《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

 

据毛新宇介绍,他已经通读了《毛泽东选集》(四卷),获益匪浅,尤其喜欢《论十大关系》、《矛盾论》、《实践论》、《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等。这是他认为的精华中的精华。

他也读过一些外国人写的有关毛泽东的传记,如特里尔的《毛泽东传》、施拉姆的《毛泽东》等。

毛新宇少将的不完全书单


他最不喜欢“某些美国人”编写的评论毛泽东的书籍,认为存在偏见。毛新宇喜欢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回忆毛泽东的书,“李银桥与权延赤合作搞的那几本,还有保健医生王鹤滨写的《紫云轩主人》,都很好”。毛新宇说,他对爷爷的感性认识,也差不多是从这些书里得来的。

如今,研究毛泽东的书籍汗牛充栋。在毛新宇接触到的相关作品中,他认为比较全面的有两套。一是由他的父亲毛岸青和母亲邵华主编,几乎倾注了全家人心血的《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二是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时,沈阳出版社出版的三大本《毛泽东大典》。

为写博士论文,曾在孤本上划重点

有记者注意到,在毛新宇手指和手背上的一些青黑色印记。他说,自己每天都用钢笔写字,那是墨水的痕迹,“不动墨不读书,这点我和爷爷很像,我也喜欢在书上做笔记。”

毛新宇少将的不完全书单


2002年,毛新宇在军事科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的选题为《毛泽东战略进攻思想研究》。一篇发表在《党史天地》的文章记述了毛新宇写论文的回忆。该文说,为了写好论文,毛新宇跑遍了中央档案馆、国家档案馆、军事科学院图书馆,查阅资料20多万字,参考书籍80余本,最终完成30万字的手写稿。

为写博士论文,他还不慎在从图书馆借来的孤本书上,划了重点。经母亲邵华提点,才知道借来的书不能做笔记。

1990年,经王震批准,毛新宇有机会进到毛泽东的书房,阅读毛泽东批注过的书籍。他花了四五个月的时间,翻阅了毛泽东批注过的《二十四史》、哲学笔记等资料。

毛新宇少将的不完全书单


母亲还经常教导毛新宇,不光要读书本上的有字之书,还要特别注重社会调查、社会实践,读无字之书。

这一点,毛泽东也曾教导过,并送子毛岸英去上劳动大学。毛泽东认为,社会和自然界是一个大学校,那里面的东西——无字的书,多得很,学之不尽,取之不竭。

人气作者

扫一扫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