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上的杯子,它的名字叫胜利

文|闵珍琪 编辑|徐至

很少有人注意到,两会的茶水服务每年都在变化。

最初工作人员们为全体代表委员倒水,会场上常常浩浩荡荡几百人端茶送水。后来变为只为主席台上的领导倒水,再到2014年开始为委员代表提供实名制矿泉水。

未曾改变的,是主席台上的沏茶服务及从不抢镜的白色茶杯。

两会上的杯子,它的名字叫胜利

这款白瓷杯身直筒到底部略收,适合手掌曲线的把手,上面大多印着梅兰竹菊或各色题字,盖上一个稍大坠着一颗“莲子”的杯盖。

《热观察》梳理发现,国外的重大会议很少出现标配杯子,英国的议事堂甚至没有桌子和水杯,只有朝鲜一款带盖玻璃水杯经常上镜。

两会上的杯子,它的名字叫胜利

而在中国,从人民大会堂到机关大院,每个政府干部似乎都标配这样一款杯子。这款白瓷杯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胜利杯,它诞生使用的背后是中国近现代官窑瓷器的一段发展史。

皇朝覆灭,官窑不断

在中国历代君王的皇宫内,瓷器一直是帝王之家的御用器物。

官窑,通俗的理解就是为官府服务的窑厂。因有政府提供的充足财力支撑,官窑出产的瓷器往往代表着所处朝代瓷器生产的最高水平。

江西景德镇作为从元朝开始的瓷都,一直以来就设有官窑厂,为政府和宫廷生产所需瓷器。实际上在清朝覆灭后,官窑的脉络并未断绝,而是以另一种形态为领导人生产瓷器。

江西瓷业公司是最早的民国官窑,前身在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成立。民国后期,江西瓷业公司承包了大部分国民政府的生活用瓷和蒋介石私人用瓷。在民国政府办公部门广泛使用的直筒型水杯“中山筒”,即为江西瓷业公司承包生产。

两会上的杯子,它的名字叫胜利

除了广泛生产的生活用瓷外,1946年,蒋介石为庆祝抗战胜利,并策划生产了一批“抗战胜利纪念瓷”和一批祝寿瓷,这些为蒋介石私人定制的瓷器,后来被广泛称为“蒋瓷”。

 

“中山筒”到“胜利杯”

1949年 5月新政府的景德镇市首届二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召开,重点讨论恢复瓷业生产问题。在轰轰烈烈的私有企业改制风潮下,1949年8月16日,原“江西瓷业公司”改名为“试验瓷厂”。

试验瓷厂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为共和国成立生产第一批生活用瓷——带盖直桶杯。瓷厂员工们短短几十天就完成了共和国成立时召开第一次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的用瓷。毛主席和与会代表使用的就是该厂生产的带盖直桶杯,也就是民国时期被广泛使用的“中山筒”。

两会上的杯子,它的名字叫胜利

(人民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会议上所用即这批新制中山筒)

新政府刚成立,国宴用瓷、领导生活用瓷等均需要设计生产全新制式。在此期间,政府成立“建国瓷设计委员会”,由国家文物局首任局长郑振铎任主任负责,艺术家施于人、高庄等考察过景德镇瓷器生产的过往资料后,集体决议通过新研制的缠枝牡丹纹图案为国家用瓷专用图案,交由景德镇建国瓷厂生产。

两会上的杯子,它的名字叫胜利

(江西景德镇建国瓷厂缠枝牡丹纹时期毛泽东用杯)

完成了这一批瓷器生产的景德镇建国瓷业公司,和景德镇其他瓷业工厂,成为“红色官窑”生产主体之一,在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它们广泛为国宴用瓷、出口用瓷、政府用瓷等提供产品。而在景德镇之外,“红色官窑”的另一生产主体则是湖南醴陵。

醴陵窑从清代开始就致力于釉下彩的挖掘和开拓,形成了以釉下彩为主的特色工艺,凭借这一工艺,醴陵釉下彩瓷器曾于1915年在巴拿马博览会上获得了金奖。

位于毛泽东主席湖南老家的醴陵窑,在建国后的官窑瓷器生产中备受青睐。

醴陵瓷厂和景德镇各瓷厂除完成国家领导人和机构用瓷、外交用瓷外,也曾先后接到行政命令,为毛泽东个人定制专用瓷器,这一批特供瓷器被后来人称为“毛瓷”。

“毛瓷”在生产过程被严格监控,也由于特供性,“毛瓷”被要求限量烧制,自建国到1974年,醴陵16年间为毛泽东烧制专用瓷1555件,件件记录在案。这些专属毛瓷,后多陈列于藏于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中南海丰泽园等处,少量流落民间被私人收藏。

这一批为毛泽东所特制的专属瓷器中,最开始也最有名的便是胜利杯。

精心研制的“胜利杯”

1958年,湖南省委派人到醴陵陶瓷公司,要求为中央首长试制一批茶杯,来人所带来的就是一只延安时代的白色、瓷质粗糙的中山筒,要求在此基础上“加盖、加彩、改型”。时任醴陵研究所所长李维善和全体技术人员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精益求精,改了6稿,完成了这个杯子的试制,即釉彩胜利杯。

两会上的杯子,它的名字叫胜利

(醴陵釉彩瓷胜利杯)

与中山筒不同是,胜利杯杯型圆润自然,杯身向下以自然的弧度收紧,杯身晶莹剔透,上有蝴蝶花花纹,简洁大方。

关于“胜利杯”名字的来历,则有两种说法不同的说法:一是当时又正值中国“二五”计划圆满完成,李维善将此杯命名为“胜利杯”。二则是毛泽东直接取革命胜利之意,“胜利”来之不易,遂名为此。

就在醴陵群力瓷厂顺利设计生产供毛泽东使用的胜利杯不久,1959年7月,李维善来到北京解决人民大会堂主席台茶杯的制作问题,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刘冀平局长指着李维善带来的醴陵出产的一套印有蝴蝶花的茶具说:“就用胜利杯的式样,然后画上小茶盅上的花纹。”

就此,印有蝴蝶花花纹的胜利杯,成了人民大会堂专属茶杯。随后,这款政治色彩浓厚的杯子也逐渐走向各机关单位,成为领导和身份的象征。

人气作者

扫一扫关注微信